• <bdo id="omm2m"><center id="omm2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omm2m"></bdo>
    當前位置:裝啦啦裝修網裝修資訊行業動態

    留在富士康的人:還在觀望與等待中

    時間 : 2022-11-09 09:37:43來源 : 澎湃新聞

    在些許靜默的富士康航空港區,李思思換了身衣服,從鞋套、防護服再到面罩,一身嚴裹,隨即奔忙在空蕩的宿舍間。

    李思思是留守在廠區的員工之一,11月5日,她告訴澎湃新聞,這幾天富士康在集體調遷宿舍,她被派去支援,去返鄉、隔離人員宿舍清理垃圾。她表示,感染風險仍在,但因為人員減少,現在園區里的生活狀況“確實好轉了”。


    (相關資料圖)

    此前10月13日,富士康航空港區開啟閉環管理,通勤、食宿、核酸檢測等防疫措施升級,但員工內部因信息不對稱,產生恐慌情緒,一些人選擇翻出閉環,徒步返鄉。

    11月6日,富士康發布消息,“充分尊重員工的去留意愿”,并組織員工安全有序返鄉;政府將為自愿在廠區隔離員工發放補貼。當天,“鄭州發布”消息稱,截至目前,富士康沒有重癥病例的出現,企業生產基本正常。政府與富士康方面溝通出臺了相關員工關愛措施。

    而像李思思一樣未離開的員工,還在觀望與等待中。

    徒步回鄉

    10月初,富士康航空港區的車間就陸續開始封控。

    公開資料顯示,富士康為蘋果手機主要生產基地。航空港廠區總面積近560萬平方米,是鄭州富士康3個廠區里最大的一個。廠區內設ABCDEFGKLM十個區,分管不同生產條線。員工超二十萬人。

    在B區負責前端加工的宋慧麗回憶,10月3日,她朋友在G區上夜班,晚上12點剛吃完飯返工,就被封車間里邊了,“封了將近30個小時”,之后整個車間上千人被拉到五公里外的一處隔離點。

    宋慧麗說,廠區一直沒公布轉運人數。只是每天車間都有臨時廣播,通知哪位員工混采(20人1管)異常,得去做個單采,沒問題繼續上班。盡管車間里的廣播一天響好幾次,但她和同事最初并未在意,“見怪不怪了”。

    其間,廠區的防疫管控在不斷升級。10月10日起,核酸兩天一檢改為一天一檢;10月13日,廠區開啟閉環管理,在外居住員工必須入住公司宿舍,通勤只能走固定路線。沿途立起不少鐵絲網、擋板。更細微的變化是,發放的普通口罩,變成了N95。

    10月13日,富士康開啟閉環管理。

    F區員工陳偉坤說,10月15日,F區一車間爆出幾例陽性,隔天通知全車間隔離,負責轉運的大巴“忙了一晚上”。此后,食堂從錯峰用餐、逐步關停,至20號全廠區取消堂食。因廠區班車基本停運,陳偉坤得拿著盒飯回宿舍吃。單程就得走40分鐘,期間各宿舍人流密集。

    富士康員工在隔離期間的伙食

    但與此同時,陳偉坤感覺車間的人在明顯變少,晚班的人被調來補充白班,兩條流水線合為一條,“努力湊出一個班次”。10月21日,他因混管異常成了紅碼,在宿舍隔離,口罩成了他與舍友間唯一的防護屏障,舍友則照常上班。

    同在F區的王慶斌有點慌。他所在條線約三百人,出勤數銳減至四五十人,他總想:會不會哪一天,就輪到他陽了?原先愛和人閑聊的他,那時很少開口說話,晚上,他和舍友睡不著,各自靜默刷著工友發的短視頻:看廠區轉運大巴,還有那些“無聲的救護車”。

    10月25日,王慶斌成了密接,去G區做單采——因混采異常人數驟增,廠區專門在G區設置了快篩點,做抗原檢測、當時他排著隊,數了下,最多時排了6條隊伍,人擠人,“一隊將近幾百人”。27號,他被疾控中心告知陽性,盡管早有預期,那一刻他還是泄氣了。

    在后勤張海超的記憶里,10月17日至23日,他所在的K區“混管異常的人越來越多”,他負責帶這些人去G區做抗原快篩,其中不乏有人情緒激動,但他很難去安慰,畢竟自己也是提心吊膽,很怕“陽”了。

    網絡上也開始流傳“(富士康)鄭州園區約兩萬人確診”的消息。10月26日,富士康科技集團發布聲明表示,該消息為嚴重不實信息。10月30日晚間,“鄭州發布”的消息稱,本輪疫情傳播速度快,但病毒載量低。“截至目前,富士康廠區未發生重癥感染現象,疫情總體可控。”

    他記得,唯獨一個員工,得知他混管異常時,第一反應是怕全勤津貼沒了——10月19日,富士康在旗下的iDPBG事業群通知:10月26日至11月11日出勤補貼提高至100元/天,并給予最高1500元的全勤激勵獎金。

    張海超表示,那時富士康不少人留著,更主要是想把“返費”掙了。返費指的是富士康幾年前為了吸納新員工出的規定:新入職90天,并出勤滿55天后即可一次性獲得補貼10500元。

    張海超說,那時員工既想掙錢,又怕感染。徘徊其間,想著趕緊把返費掙了回家。他給員工發中藥包時,發現有的人甚至一天喝個三四包。

    而因員工臨時大批量隔離,有些人沒法得到及時照顧:吃不上飯、缺藥,挨凍……這些信息飛速流通在各個員工群。“可能十分鐘都發幾百個群了。”張海超覺得,這一下放大了員工對隔離的恐懼。

    到了10月28日,一個謠言同樣在群內瘋傳:“港區即將成為免疫試驗田,陽性員工全部返崗。”一時間,徒步返鄉的人多到保安都攔不住。隔天,陳偉坤和三個老鄉,爬上鐵欄桿,上面有電網。但他不管了,“都翻了,我也跟著翻”。

    隨后,他們向80多公里外的登封老家走去,走了一天一夜。

    11月2日,陳偉坤在線上辦理離職,隔天收到交接通知。

    留下的人

    10月30日下午,富士康方面發通知稱,急于返鄉的,公司會組織車輛;自愿留下的,公司會做好保障。10月31日,鄭州航空港區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消息稱,已要求富士康落實“四方責任”,有序恢復生產生活秩序。同時,富士康園區正在陸續恢復員工餐廳堂食。

    陳蘭選擇留在富士康。

    她在L區負責手機外殼加工。自10月28日起,連著好幾天,陳蘭一早都能聽到樓道拉行李、打電話的響聲;上夜班時,有的工友到半夜也走了。那時陳蘭已連著上了兩個月夜班,身心俱疲。但她和舍友一致決定,“堅決不能回去,熬到拿返費為止。”

    那時王慶斌寧愿不要返費了,因為陽性只能待宿舍等待轉運。而宿舍樓道、廁所的垃圾沒能及時清理,當時一棟樓的衛生就一人負責,他看著清潔阿姨,“就像咱們爸媽一樣60多歲”,很心疼。

    11月3日,陳蘭宿舍8人,走了6人??粗嵊鸦爬锘艔埵帐靶欣?,急著去與同行的老鄉會合,她也想回家。但很多顧慮壓在心頭:萬一路上陽了,回家隔離還要花錢;老家洛陽伊川縣也有疫情,回去會不會給人添亂?而且,就算逃離成功,“你就像一個‘病毒’一樣,(村里人)都會離你遠遠的。”

    一番取舍后,陳蘭決定繼續上班。她說11月2日起,她車間一百多人去支援,之后只剩30多人。

    那時,廠區已經改為抗原快篩,正常的一道杠進車間,兩道杠回宿舍隔離。陳蘭仍在不同條線支援,有次車間陸陸續續湊了十幾個人,人不多,她還是慌,拿消毒濕巾把工位擦了一遍才敢坐。除非陽了被隔離,她只能聽從車間線長安排,否則會報曠工,連曠3天自動離職,前功盡棄。

    陳蘭今年8月入職富士康時,她最大的感受就是人多,上下班人特別多,壯觀得像景區旅游高峰。如今下班走在些許空曠的路上,她覺得,“只能往前走了,走一步說一步。”

    對于生產壓力,張海超也切身體會。做后勤的他曾臨時被調到流水線干了兩天。手上幾個機械般的動作,從早八點重復到晚八點,愣一下神,手底一個零件就劃走了,要是稍微休息那么幾秒鐘,流水線上的零件就堆起來了。

    富士康一名工作近十年的正式工表示,“以富士康的企業文化,保證生產大于一切。”據《中國企業家》報道,富士康在河南省總進出口額中占比,從2011年的28.7%,一直攀升至2015年的67.5%。雖然此后該比值略有下降,但也徘徊在60%左右。

    11月4日凌晨,陳蘭收到短信通知,她“陽了”,那一刻她有些懵,“沒想到來得這么快。”她告訴留下來的唯一一個舍友,戴上口罩再睡。舍友像預料到了結果,情緒沒什么起伏,隔天快篩通過,繼續上班。

    轉運前,陳蘭特意給已在隔離的朋友打了電話,問需要準備什么東西。她朋友10月20日就被轉運到十幾公里外的隔離點,那時熱水壺、被子都有了,就是有時得“搶飯”。而10月初就被隔離的一些員工,因為那時還未降溫,不少人轉運前就倉促帶了兩身薄衣,現在天冷了,早上做核酸得裹上被子再出門。

    “第三種選擇”

    返鄉、留宿之外,張海超做了第三種選擇,回出租屋自行隔離。

    自10月25日起,他就請假待在租的房子里,至11月7日依舊足不出戶。

    父母勸他回家,他覺得路上變數更大。為了不讓父母擔心,他一直報喜不報憂,說在出租屋里挺好的,有吃有喝。

    隔離期間,他每天作息規律,早上六點起來,看書、鍛煉身體,晚上十點睡覺,并沒有太多焦慮,“那么多人跟我一樣,安心等著就好了”。他是家中獨生子,一向獨立,考上一所二本大學后,他打過各種打零工:新媒體運營。賣保險,給人裝寬帶……

    如今,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,備考公務員。此前2019年從二本院校畢業后,張海超考了律師資格證,在律所見習,“整天東奔西跑”,工資又低,家人勸他改行。他覺得在鄭州工作不好找,不如去考公務員,“比較穩定”。

    這兩年,他考了兩次,面試都沒過。今年省考后,他就來了富士康,想掙個返費過渡一下。他算過賬,加上返費相當于每月有7000元,比鄭州一般的工資都要高。

    另據富士康數位產品事業群(iDPBG)最新通告:自11月1日至30日,iDPBG鄭州廠區正常出勤的全體員工出勤補貼調整至400元/天。11月份滿出勤總獎金可拿15000元。

    張海超說,有人因為津貼高去上了一天班,結果被隔離了。大家私下議論,有人覺得這錢不掙也行。張海超還在觀望,他想等疫情好轉了,再去上班。

    李思思說,她所在宿舍八個人,四人返鄉,剩下四人有兩人抗原陽性、核酸異常,在宿舍等待轉運。11月5日,她也開始出現不適,嗓子很不舒服,只能自己去買點藥備著。11月6日,她告訴記者自己也“陽”了,一條生產線上原來兩百多人,現在只剩20多人。

    其實,一開始她也想徒步返鄉,當時行李都打包好了,就是怕拿不到返費。她之前在鄭州開烤串店,受疫情影響關門了,在家待業了幾個月,沖著返費高來到富士康,想攢錢重新開一家店。

    她在富士康干了三個月,打卡滿55天,按理能拿到返費。11月10日會出返費名單,20日前到賬,她預計至少要等到20號才能走,但到時能不能走,還是個未知數。

    已在隔離的陳蘭,打卡期也滿了,勞務派遣中介起初答應給她的800元補貼,現在變卦不給了。她只能繼續等著返費到賬。陳蘭說,她原先在老家食品廠上班,工資和富士康差不多。前兩年,家里借錢買了輛代步車,欠了三四萬,因為疫情,做電焊工的丈夫收入不穩定,欠的債至今沒還清。

    陳蘭在宿舍樓下等待轉運

    而她家里有老人、小孩,處處要用錢。她來富士康工作就想著今年拿了返費把債還了,不帶壓力過日子,沒想到遭遇這些事。至今,她也沒跟家人說自己感染的事。

    唯一讓她些許慰藉的是,外地經歷過疫情暴發的前同事,得知她陽了后,讓她放寬心,“沒事,陽了不可怕”。(為保護受訪者隱私,文中人物均為化名)

    關鍵詞: 抗擊疫情

    公司推薦

    X8X8视频
  • <bdo id="omm2m"><center id="omm2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omm2m"></bdo>